九問思想

更多>>

九問思想

當前位置:首頁 > 九問思想 > 九問思想

避免只游不學 博物館研學旅行應管理規范提升質量

瀏覽次數:   更新時間:2018-08-31 發布人:管理員


 


【九問思考】


博物館是歷史文化的集納地,組織青少年走進博物館求知,是對文物的守護、文化的傳承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博物館研學旅行對促進素質教育大有裨益。目前,不少博物館已開始了對研學產品的提質工作,在挖掘、整合自身資源的基礎上創新研學教育模式。國家文物局相關負責人還表示,將會同有關部門,制定博物館研學旅行相關標準,豐富研學旅行課程體系,不斷提升研學旅行質量。

 



日前,國家文物局發布了一則題為《社會機構組織博物館研學旅行應規范管理提升質量》的文章,文章表示:“對于部分社會機構、個人以‘博物館游學’之名,開展粗放的、只游不學、走馬觀花、名不副實的‘研學旅行’活動,損害中小學生利益的行為,表示堅決反對。”


依托博物館自身資源稟賦與文化價值,組織中小學生開展研學活動,是素質教育的一種有效探索與實踐。在研學活動中,如何避免流于形式、華而不實,切實提升參與學生的學識素養,達到素質教育的目的,值得各方思考。




博物館研學旅行熱出現,助推研學市場逐漸壯大


研學旅行是研究性學習和旅行體驗相結合的校外教育活動。博物館因其資源稟賦和獨特魅力,成為各類研學旅行的重要目的地之一。如今,很多中小學校都在組織學生走進博物館。


北京市北京中學列出了孔廟與國子監、中國科技館等8個博物館供學生選擇,為了讓學生在看到展品時有更深入的認識,“提前幾天就開始為我們介紹相關背景知識與參觀方法,分組布置任務。”該校初中生肖瑜玥說。而在中國文字博物館,河北省廊坊市第六中學的學生用傳統印刷工藝印制生肖圖畫,既能體驗技藝,又能收獲有紀念意義的作品。


鑒于博物館所具有的教育功能,博物館自身以及一些教育機構、旅行社也紛紛推出研學項目。今年暑假,適齡學生可以報名參加故宮博物院組織的6個主題、22場活動的暑期知識課程,除了解古建、珍寶、宮廷生活外,還能動手操作,創作屬于自己的金甌永固刮畫作品。



敦煌研究院自7月12日起也推出“世界文化遺產之旅”研學游,為期3天,包括聆聽有關敦煌文化的講座,觀看敦煌莫高窟主題電影和《絲路花雨》情景舞劇,參觀莫高窟和榆林窟等9部分內容。


此外,“中國通史”學習體驗營、“龍的傳人”之故宮深度研學之旅……短則半天游,長則系列游,市場上由社會機構組織的研學旅行以及相關產品也越來越多。


2017年的《中國研學旅行發展報告》顯示,約3/4的受訪者表示了解研學旅行,80%左右的人表示對研學旅行很感興趣,60%左右受訪者參加過研學旅行。各區域主要熱門旅游城市,如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、成都等,愿意參與研學旅行受訪者比例達到70%。


有專家表示,隨著素質教育理念深入人心,以及文化需求日益增大,研學活動越來越得到相關從業者的重視,行業內市場主體愈發豐富,這促使研學項目形式走向多元,給孩子們帶來很大的選擇空間,助推研學市場規模逐漸壯大。隨著市場需求不斷釋放,中國研學旅行市場總體規模將超千億元。



完善監管體系,護航研學旅行產業健康發展


博物館研學熱反映了人們對文化教育的重視,這本應對孩子成長發揮積極作用,但市場上存在的一些亂象,讓文化之旅的意義大打折扣。“回來后讓孩子講幾個文物故事,她卻吞吞吐吐,說不出個所以然。一問才知道,老師只讓孩子們自己‘尋寶’,沒介紹相應的背景知識。”北京市民張玲暑假為孩子報名參加某研學旅行,效果并不理想。


研學項目價格通常與課程時長有關,據統計,2—3天的短途研學收費一般在2000元左右,有些長途的收費達6000元。這樣的價格與孩子的實際收獲是否成正比,部分業內人士也表示質疑。“博物館本身是公益性的,但是一些機構打著研學旗號,包裝出高價的文化產品,讓博物館失去了公益屬性。”中國婦女兒童博物館社教部副部長梁紅指出。


“個別研學團其實是變相的旅游行為,跟研學關系不大。”國家博物館社會教育部主任黃琛則認為,“研學更應該由學校而不是旅行社來組織,因為學校組織的研學活動有專業的課程設置,以及師資配備,能保證基本嚴謹規范。”


收費偏高,孩子卻收獲寥寥,且組織不甚規范,這樣的研學產品為何依然能有市場?監管不完善是重要原因。早在2016年,教育部等11部門便印發了《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》,對開展研學旅行的原則、任務等做出規定。規定內容雖然具體,但并未制定明確可操作的行業標準。


在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張勝軍看來,對于博物館研學旅游市場,當務之急是盡快由相關部門出臺管理標準、明確監管主體、制定監管舉措,進而把服務質量、收費標準等都納入政府監管范疇,才能維護市場健康發展,保障消費者合法權益。



令人欣慰的是,為防止博物館研學“變味”,相關部門已經予以重視,正加大監管力度。國家文物局已會同教育部,將95家博物館及相關機構列入全國中小學生研學實踐教育基地名單,而且各地博物館也加強資源整合,推出了一批研學旅行實踐項目和精品課程。


重慶紅巖革命歷史博物館打造了“紅色小記者”研學旅行體驗營,小記者們通過實地采訪博物館、陳列館、革命遺跡,探尋歷史故事、弘揚革命傳統;杜甫草堂博物館開展“草堂一課”教學活動,以學術講座、詩歌朗誦會、文藝演出、園林園藝展覽等形式,弘揚杜甫的愛國主義精神,進行愛國主義教育……這些具有特色的實踐項目都取得了不錯的社會反響。


國家文物局相關負責人還表示,將會同有關部門,制定博物館研學旅行相關標準,豐富研學旅行課程體系,不斷提升研學旅行質量。



精心設計課程,促進研學旅行產品提質增效


如何讓博物院研學產品真正做到高品質、有價值?博物館給出的方案是在課程設計上下功夫。目前,不少博物館已開始了對研學產品的提質工作,在挖掘、整合自身資源的基礎上創新研學教育模式。


廣東省博物館今年暑期組織的“自然海洋營”夏令營推陳出新,孩子們可以根據老師科普的知識創作海洋故事,也可在DIY工作坊里解剖魚類,或進行角色扮演表演即興話劇。“讓孩子們在自主參與中輕松收獲海洋生態知識,釋放想象力。”廣東省博物館公眾服務部主任段小紅說。


西安半坡博物館則同廣西民族博物館開展館際合作,將“史前工場”帶到南寧,南寧的孩子們能現場觀看“鉆木取火”的演示,體驗陶器鉆孔、原始房屋搭建等項目,穿越千年體驗原始人生活。此舉延伸了博物館的服務觸角,同樣為研學產品提供了新的思路。


研學產品要重視課程設計,同時也要注意到,不同主體所具備的優勢特色不同,對課程的呈現效果影響也不相同。“教育機構關注產品的教育性,博物館保障專業性,旅行社注重娛樂性。”某兒童博物館課程研發機構創始人張曉揚認為,每一方都有自己的優勢和短板,面對巨大的市場需求,各方應積極開展合作,優勢互補。廣東省博物館便在去年舉辦了5次針對講解員的培訓工作坊,多次與學校開展研討會,相關培訓活動也向社會開放,以提高講解員的專業水平和業務能力。




若條件允許,除了提升課程品質,作為研學場所的博物館也應該著力優化管理手段。據段小紅介紹,廣東省博物館對團體參觀及活動實行預約報備與量化管理,如果有研學組織要開展臨摹寫生、專題采訪、定向尋寶等活動,需要提前辦理審批手續。同時,還根據客流量的峰谷規律安排每日各展廳活動的場次,每場人數基本控制在30人以內。這種量化管理手段,為保障研學旅行質量提供了可供參考的思路。


博物館是歷史文化的集納地,組織青少年走進博物館求知,是對文物的守護、文化的傳承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博物館研學旅行對促進素質教育大有裨益。


“然而,目前整個市場發展尚不成熟,需要有關部門的規范與引導,亦需博物館、學校、企業聯合發力。”張勝軍表示,“研學市場生機勃勃,要趁著這股勁兒讓更多優質產品誕生,真正走進孩子的心坎兒里。避免走馬觀花、名不副實,找到博物館研學旅行的‘正確打開方式’。”

 



信息來源:人民日報

微信公眾號:jwchjg

九問文旅機構官方網站
公司名稱:重慶九問創意策劃咨詢有限公司
地址:重慶市江北區紅黃路3號
郵編:400020
聯系我們>>

九問新浪微博

九問騰訊微博

在線咨詢

電話咨詢

023-61838755

微信掃一掃
ag电子放水规律
北京赛车pk计划最准群 福彩快3官网app 彩北京快三计划 吉林时时软件 超神pk10计划app 快乐12助手官网下载 快速时时玩法 打广东麻将推倒胡如何赢钱 江西时时中2000万 九龙心水高手论坛资料 倍投怎么计算 pk10算法加减5公式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新疆时时三星跨度 广东快乐十分平台网址 山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